苹果酱你要不要

常年吃冷cp

迹冥小短文

迹冥就很好吃 火车上随手打的小短文
ooc有 刀有 emmmmm……小学生文笔有
就酱吧。

我……终于要死了。
明日,将是与人之最决战之日。
在这之前,我去看了看天迹,他还是那样,看向我的眼神中只有愤怒与憎恶。
我精心准备的佳肴天迹十分喜欢,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,我心中倒是莫名的有一种满足感。
也许因为……这是最后能为他做的了……

这些年来,我已忘记了很多的事情,却是难以忘记那个年纪轻轻,贸然闯入禁地的他。
玉逍遥,我的曙晨。

与他相遇的那日,如往常一样,我在进行每日帝父给我安排的任务。
痛,浑身上下都在痛。我感觉整个人像是要被撕裂了,但我只能咬住唇,忍住这疼痛。
也许是疼痛让我对外界的感应弱了。
突然传来的男人的声音让我受到不小的惊吓,我只能立刻将一切收起。我往后退,退到角落里,害怕的说让他别过来。
可他那温柔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,让我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。
他说,他叫玉逍遥。
玉逍遥?!是他!我爬着过去,狼狈不已,但是我却看清了他的脸。
啊……是他……真的是他!
那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,我不禁伸手,脑中却闪过帝父愤怒的脸。
我惊慌的收回手,再次躲回我的小角落,我让他快走,帝父会生气。
他却还是站在那里,不停安慰我,还拿出叉烧包。
我的坚定开始松动,却在感应到帝父的气息后
只能让他赶快离开。
他看我着急的样子,也是慌了,他说他会再来看我。
啊……那就是帝父最欣赏的玉逍遥……他是多么优秀的人啊……
而我……却是连每日任务都做不好,总是惹帝父生气的无用之人。
玉逍遥,玉逍遥,我们还能再见吗?

帝父还是发现了有人闯入的痕迹,他问我闯进来的是谁,我告诉他,是个孩子,不认识。
帝父闻言紧紧盯着我,我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。之后帝父再未逼问,我却隐隐感觉帝父是否已经察觉什么了。

第二日,玉逍遥他真的来了。
这次,我有认真看清他的脸,他笑的真好看。

玉逍遥已经来了很多天了,他总是给我带些叉烧包,而且嘴巴就没有消停过,他一直在说话,说他们仙门,说他的师弟君奉天如何如何,说着一切对于我来说十分新奇的事。
他如果笑,我就跟着笑,他懊恼,我就跟他一起皱着眉头。虽然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露出这些表情。

"十七,你为什么要对自己做如此残忍的事?"玉逍遥他总是问这个问题,而我只能用沉默回答他,因为,这种事情,不能让他知道,不能玷污了他。这些事,有我,就够了。

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,但是,太短了。
玉逍遥他……再未来过这……
而我也受到了帝父的惩罚,我躺在地上,疼痛让我无法再动弹。帝父留下了一粒药丸,和一张纸。
纸上写着两个字,永昼。
眼泪不停的流下来,啊……我是玉逍遥的永昼,那玉逍遥,就是末日十七的曙晨。

很多年过去,我再次见到了我的曙晨,他还是那般纯洁无暇,而他,似乎忘记了我,忘记了一直期待着能与他再次相遇的永昼。我的曙晨,他忘记了我。

神毓逍遥,我,非常君被帝父封为天迹,地冥,人觉。帝父的计划开始了……而我……早已无法逃离……

计划一步一步的进行,而我也逐渐对这一切漠然,我,末日十七,就是为死而活着。在天迹从天宙之间出来后,我与他就只有在两人交锋时能见面。我化为永夜剧作家,创作了许多的"佳作",而我做的一切让天迹越发恨我,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,罢了,我已经,习惯了。

那日,君奉天忽然找到我,他说,要与我一起承担。哈,哈哈哈哈哈,他凭什么,凭什么在我忍受了这么多年折磨后,对我说这句话?他懂什么?他什么都不懂!!
我……只需一个人……一个人死去,完成帝父的计划,就好……

最后,我还是给天迹留下了一封信,我只有这一点私心,我想让天迹……让我的曙晨,能记起那个牢中等他到来的末日十七。不管曙晨对我恨也好,厌恶也罢,都要永远记住我。

啊,一页书终于来了,我将迎来我的结束了。
玉逍遥,你永远是末日十七黑暗人生中唯一的曙晨。

我的曙晨……十七希望你能平安……

我的……曙晨……

曙晨……



评论(1)

热度(4)